• ag亚游官网 2019-02-11
  • ag亚游首页 2019-02-08
  • ag贵宾厅 > 带着武器回大唐 > 第三章 你麻油来?

    第三章 你麻油来?


      回到秦府,张十二发现这些下人的表情比他刚醒过来时还好玩,每个人脸上都大写着懵逼。
      “姑……姑……姑爷回来了!”
      又是那熟悉的小丫鬟的喊声,看来,她很有当喇叭的潜质。
      接到消息的秦大有——也就是张十二的便宜老丈人火速赶了过来。
      正如张十二所想,秦大有确实是拉他来顶包的,而张十二被官差带走的时候,秦大有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看着一脸书生气、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还能活着回来。
      站在屋外平复了下心情,秦大有走了进来,看到张十二旁若无人的坐在凳子上,秦大有的眉毛微微上挑,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
      “你……贤婿辛苦了一天,这会儿怕是饿了,我已经派人准备了饭菜,马上就能送上来”。
      张十二抱拳示意:“有劳岳丈大人了!”
      “贤婿见外了,吃饱喝足,然后好好休息一晚。其他的咱们明天再从长计议?!?br/>  秦大有说完,跟旁边的丫鬟吩咐了几句,并不多做停留,迈步走了出去。
      看来,这老丈人还不坏嘛?
      …………
      看着桌子上的鸡鸭鱼肉,张十二直接狼吞虎咽起来,毫无形象可言,在旁边服侍他的小丫鬟嘴巴张的很大,心想这人看面貌倒也斯文秀气,怎么吃相却是如此粗鲁不堪呢,奇怪呀奇怪。
      张十二可就没有这个觉悟了,只见他左手鸡腿右手鸡爪,嘴里还叼着一个鸡翅,瞬间就化身吃鸡狂魔了,边吃还边嘟囔着好吃。
      这一刻,秦大有的形象在张十二心里高大了许多。
      酒足饭饱,一觉睡到了天亮。
      跟昨天晚上拒绝叫小环的丫鬟侍寝一样,早上他又拒绝了小环帮他沐浴更衣的要求,这倒不是张十二是个多么正直无私的君子,拥有柳下惠一样坐怀不乱的高尚品格,而是这小环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在张十二眼里,这不过是一个上初中的小姑娘罢了。
      想想对这么小的姑娘辣手摧花,张十二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作孽呐!
      在他洗漱的间隙,小环已经准备好了早饭,无非就是热粥小菜之类的东西,用不同颜色的小碟子盛着,看着倒也精致。
      在张十二的强烈要求下,小环才扭捏的坐在桌子旁,一双小手端着粥碗,毕竟是第一次跟主人同桌吃饭,有些无所适从的样子。
      “小环,我老婆漂亮吗?”
      这是张十二比较关心的问题。
      虽然莫名其妙的“嫁”给别人成了赘婿,但他还是希望自己那素未蒙面的新娘就算不能长的国色天香,但起码也不要辣眼睛才好。
      “老婆?”
      看着小环疑惑的样子,张十二才想起来,在这里,“老公老婆”这种词汇他们怕是理解不了的。
      “就是我那娘子?!?br/>  “啊——你是说小姐???可是我家小姐并不老啊,为什么姑爷叫小姐老婆呢?”
      这姑娘还在纠结着张十二刚才的称呼问题,不过涉及到自家小姐的事情,小环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般,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
      张十二的娘子姓秦名雨桐,不仅长得青春貌美,而且精通琴棋书画,被人称为“梁州第一才女”,去年的中秋诗会还曾拿过魁首,风头一时无两。
      单听小环这么讲下来,张十二虎躯一震,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好像那些名头都是他的一样。
      梁州第一才女的相公。
      嗯,很不错。
      不过小环看向自己的眼神怎么没有一点羡慕模样,反倒目露惋惜,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小环,你想说什么?”
      “姑……姑爷,小环觉得姑爷人很好,所以,你……一定要保重??!”
      啊哈?
      保重?为啥要保重呀?
      张十二刚想问她为什么这么说的时候,就见秦大有踱步走了进来,端详了一阵,然后开口道:“贤婿,昨天晚上休息的可好?”
      大早上就跑来嘘寒问暖,着实有点让张十二感动哇!
      比起那个到现在为止都不曾露过一面的秦雨桐而言,这老丈人的表现堪称模范??!
      “托岳丈大人的福,小婿睡得很好?!?br/>  “既然贤婿休息好了,那么……”
      哎?
      等等——这个“既然……那么”的句式,张十二怎么感觉有点耳熟???
      “既然贤婿已无大恙,那么,来人啊——去报官府吧!”
      想起来了,昨天这个秦大有不就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把自己送到战场上了?
      张十二突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尼玛,不会还来一次吧?
      “来人啊——去报官府吧!”
      秦大有果然没有让人失望,这一句说完,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迅速离开,又只留下张十二站在屋里,忧伤凌乱。
      他这才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娘子那么漂亮多才,小环还要让自己保重,其他小厮对他也没有半点羡慕。
      呸!
      羡慕个屁咧!
      这个秦大有看来是打算只要自己能活着回来,就让他继续顶包了!
      回来还是不回来,这是个问题呐……
      …………
      来的还是昨天那两个官差,在看到张十二之后都有些诧异,毕竟这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一脸书生模样的少年,第一次上战场就能活着回来,实属不易。
      不过又替他有些惋惜,第一次活着回来,那这第二次,够呛??!
      张十二也不反抗,非常配合这两人,只不过嘴里喃喃自语,说着什么。
      如果有人在他旁边,肯定会听到这么一句:
      尼玛,又来?
      …………
      梨花木的大床,粉红色的罗帐,枣红色的长桌上摆着宣纸,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手握毛笔站在桌前。
      桌子的一角放着一座青铜香炉,檀香袅袅,一侧则是丫鬟小环,正在耐心的研着墨。
      “小环,他被带走了?”
      白裙女子轻轻问了一句。
      “回小姐,姑……那公子被带走了?!?br/>  “那他……走的时候有没有抱怨什么——比如说,我?”
      “小姐,那倒没有。那公子看样子并不像李二说的那样是个乞丐,也像知书达理的样子。只不过说话有点奇怪,尤其是被带走的时候,说着什么,你麻油来?”
      “你麻油来?”
      难道这是个吃麻油上瘾的人,生离死别之际还惦记着麻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