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官网 2019-02-11
  • ag亚游首页 2019-02-08
  • ag贵宾厅 > 带着武器回大唐 > 第四章 你能怎样?

    第四章 你能怎样?


      张十二是不会知道“你麻油来”这是个什么梗的,况且他现在也没心情知道。
      再次站在这熟悉的战场上,张十二的心情十分复杂。
      几天前他还生活在21世纪文明和谐的大家庭里,然后突然就穿越来了这破地方。
      你说穿越就穿越吧,别人穿越,吟诗作词那都是小菜,功名、财富和美人也都是手到擒来。
      可为啥我穿越就直接要上战场???
      尼玛,还是两次!
      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他手上这个装满各种武器的手镯,这才让他再次站在这个地方,并不像其他人一样战战兢兢。
      如果他愿意,他完全可以扛着一把M60冲着敌军扫射,也可以往敌军当中抛投几个手雷——那场面,不要太震撼!
      可是他又不能这么干。
      如果真这么干了,会不会被当成妖孽暂且不说,他成为每个皇帝最大的威胁这点是跑不了了。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每天都要被人惦记着,这个感觉可不怎么好,尤其是他刚穿越过来,什么都还没理清呢,这样是万万不行的。
      只能想个办法,跟上次一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事情给办了,岂不美哉?
      …………
      郑之敬是凉州的守将。
      凉州不是梁州,起码现在不是。
      最早的时候,并没有凉州一说,只有梁州。
      后来大唐跟西梁连年征战,最后战败国西梁将梁州的一大部分割让给了大唐,而属于西梁那剩下的一小部分梁州,才改名为凉州。
      郑之敬从小生活在梁州,是的,那个时候,凉州还是梁州。
      所以他对梁州是有特殊感情的,从他当上凉州守将开始,那种想要把梁州收复的心情就尤为迫切。尤其是近些年大唐文风鼎盛,战力羸弱,更是让他看到了希望。
      近一年来,他们出兵了数十次,虽然不曾攻破梁州的城门,但每一次也都是胜利的一方,像今天这样灰溜溜的撤回来,还是第一次。
      所以郑之敬很生气。
      他带兵征战多年,可不信什么天罚,什么声音一响,就有人流血倒地的说法。
      所以这一次,他亲自带队,杀了过来。
      原来大战之前,梁州守军只敢蜷缩在城墙之下一百米的范围以内,这样做的原因当然是——方便逃跑。
      这次或许是因为昨天凉州守军灰溜溜撤走的缘故,梁州守军有些信心爆棚,由郭守将带队,竟是生生的将队伍带到了距离城墙一公里多的地方,当时还是洋洋自得。
      可等看到整齐划一的凉州军队慢慢推进过来时,郭守将才如梦方醒,老虎永远是老虎,哪怕它打过一次盹。
      但郭守将不失为一个好将领,知错就改,在凉州军队距离他们还有几百米距离的时候就拔出了刀来,然后大喊一声:
      “撤!”
      霎时间,地动山??!
      大概是早就习惯了,听到这声“撤”,所有人转身就跑,留下张十二一人站在前方凌乱。
      尼玛,这又是什么剧情???
      这群人难道是属兔子的吗?跑的这么快!刚才还乌泱泱的一群人,跑的就剩了他一个!
      等到他想拔腿就跑的时候才悲哀的发现,凉州守军已经逼过来了。
      而且人群当中有个人指着张十二,突然大喊道:“郑将军,就是他——能引天罚!”
      纳尼?天罚?
      不待他多想,几个骑着马的将士已经围了上来,其中一个头领模样的人指着张十二,对身后的人说道:“你确定是他?”
      言语当中充满了对这个穿着长袍、拿着铁锨、而且还一副娘娘腔模样的文弱书生的鄙视。
      如果让张十二知道他的想法,肯定会不满的大声反驳:哥这叫帅,懂吗?
      身后那人走了出来,赫然是昨天被张十二拿枪指过的西梁头领。
      “对,就是他,化成灰我都认识!”
      好吧,看看那一枪的震撼对这哥们造成的伤害有多大,怨念有多深!
      在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郑之敬把头转了过来,盯着张十二,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能引来天罚?”
      张十二大抵猜到了,他们把手枪发出的刺耳声音当成了天罚,他自然不会傻到去跟他们解释,只是有些发愁。
      此时此刻,他多想现在是在21世纪啊,这样起码他用手枪指着一群人说“把你们手里的刀都给我放下”,肯定很有威慑力!
      可现在呢?
      张十二已经从手镯里把手枪拿了出来,指着那将军模样的人,用自己感觉颇有气势的语气说道:“把你们的武器都给我放下!”
      短暂的安静过后,所有人的爆笑在空气中炸裂开来,像是看弱智一样看着他。
      哎,我就说嘛,这群土包子完全不能理解手枪的威力,简直是浪费他的感情!
      “我劝你们放下武器,不然的话……”
      张十二生气了,太不拿村长当干部了,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刚何况我这个肉人?
      “不然呢,你想怎样,你能怎样?”
      那人说完,骑马往前跨了一步,戏谑的看着他。
      张十二是真的生气了,他好想对着这人的脑袋就是一顿“啪啪啪”,当然这个“啪啪啪”是打手枪,额,这个打手枪也不是那个打手枪,反正,你懂的。
      但是张十二却又不敢开枪,虽然说擒贼先擒王,可万一这里面都是这个人的死忠部下,看到自己的头被人杀了,恼羞成怒,一哄而上,那可如何是好?
      “我说,你能怎样?”
      那人又往前跨了一步,距离张十二不过两步的距离。
      欺人太甚!
      “我能——”
      张十二眯了眯眼,然后抬起了胳膊——
      “砰!”
      “砰??!”
      “砰?。?!”
      郑之敬跟他旁边另外两人的战马应声倒地,马身上多了一个拇指大小的血洞,汩汩猩红的热血从里面流了出来。
      而他们三人也没有料到这么短的时间里会发生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稍不留神,从马上摔落在地上。
      张十二不屑的瞥了他们一眼,然后用手枪指着他们,霸气的说道:“我能怎样?我能让你们跟这些马一样全倒在地上,你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