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官网 2019-02-11
  • ag亚游首页 2019-02-08
  • ag贵宾厅 > 带着武器回大唐 > 第六章 却道天凉好个秋

    第六章 却道天凉好个秋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下来,无论现代还是古代。
      尴尬的气氛持续了没多久,秦大有就继续开口问道:“贤婿贵姓???”
      “噗~~”
      张十二刚喝了口茶水,一个没忍住,一口全喷了出来,幸亏秦大有跟他挨着有一定的距离,不然怕是会被“喷”的很惨。
      这也太搞笑了吧?
      连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你就招人当姑爷,难道这人是你从大街上捡来的不成?
      所以后来张十二知道“他”确实是被人从大街上捡回来的时候,表情很是精彩。
      不过不知道也好,小爷正好可以用原来的名字,这么一想,好像还蛮不错的?贱贱一笑,对着秦大有说道:“小婿免贵姓张,名十二?!?br/>  “张……十二?”
      还有这种名字?也太……凑合了吧?或许觉得有些失礼,秦大有尴尬的笑了笑:“这个名字好??!这个名字简直…………贤婿,今天的天气不错啊,哈哈…………”
      原谅这段来自一脸朴实的秦大有的尬聊吧,因为他——实在是吹不下去??!
      不过张十二对他的表现已经见怪不怪了,作为这个名字的忠实体验用户,他见过太多太多的这种表情。
      张十二是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那里有很多跟他一样的孩子,按照年龄来算,他排行十二,小的时候别人都叫他十二,他也就慢慢习惯了。
      后来在好心人的资助下他开始读书,也有了换一个名字的机会,但他还是在报名册上写下了“张十二”这三个字。
      在他看来,这三个字代表了他在福利院生活过的那段天真烂漫的过往,所以,他爱这三个字。
      结束了这段比较尴尬的话题,秦大有又问道:“贤婿家中还有何人???为何前几天会——流落街头呢?”
      额……
      这尼玛……
      他还真是被捡来的???这就有点尴尬了……怪不得连他姓啥都不知道呢……
      张十二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长吁了一口气,然后就开始……编了:“小婿本不是梁州人,家道中落,父母双亡,有些悲伤过度,才会沦落至此。唉,倒是让岳丈看了笑话!”
      秦大有点了点头,跟他想的差不了多少,心下了然,同时又不免得意,没有什么背景,以后的事还不是我说了算?
      这样最好,这样最好呐!
      两人在屋里又尬聊了一会儿,秦大有留下一句“贤婿今天再好好休息一晚,其他的咱们明天再从长计议”,然后走掉了。
      张十二在心里冷笑两声,还想着明天再让我去顶包?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不过他们两个顶多算是互相利用,这老家伙想让他替他顶包上战场,而他则是要赖在他家混吃混喝,嗯,最好还要混个漂亮小娘子呀!
      这么一想,心里顿时平衡了许多……
      …………
      晚饭又是小环送来的,在他的强烈要求下,两人又一起吃了次饭,相比早上,小环表现的要从容了许多。
      看着天色尚早,又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在屋里呆着也太闷得慌了,索性让小环带着去院里转转。
      路上碰到的丫鬟小厮倒也客气,都会低呼一声“姑爷”,但是转身之后就会凑在一起,对着他的背影叽叽喳喳,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张十二现在的心情不错,并不多想,在小环的带领下来到了后院的花园里。
      单看这花园的规模,秦府的富有程度就可见一斑。
      从外园往花园走的路上,一块块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鹅卵石交错的铺在上面,有些枯败的花草从石头之间的缝隙里冒出,不高不矮正好整齐的镶在鹅卵石的四周。
      在花园的一角是一座精致的小亭,打扫的格外干净,亭子里还摆放着长条桌椅,看来经常有人在此歇息玩耍。
      亭子正对面的地上则种满了各种花草,因为已经入秋的缘故,大部分花已经颓势尽显,只有三四棵桂花树开的正盛,微风一起,满鼻子的桂花香气。
      这还真是个好地方,张十二想着,坐在亭子间的凳子上,入眼的景色美不胜收,高兴的指着前面说道:“这地方不错呀,是谁这么会享受呀?”
      “是我家小姐?!?br/>  “呵——是吗?”
      张十二哑然失笑,看来他跟自己那素未蒙面的娘子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共同爱好的。
      “是呀,小姐平时最喜欢来亭子里了,小姐说在这里坐着,心最静了。小姐的好多诗词都是在这里写出来的呢?!?br/>  说到这里,小环姑娘有点小傲娇,好像诗词是她写出来的一样。
      张十二没再说话,鼻子里闻着桂花的淡淡香气,思绪却是飘到了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那座福利院,院子里也种了一棵粗大的桂花树,每到这个时候,园长都会带人摘一些做桂花糕,分给他们吃。
      唉,现在物是人非,自己在那个嘈杂的世界里消失,怕是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唯一会想念他的,可能就只有他本来答应去跟他们一起做桂花糕的福利院孩子们。
      前世他也只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少年,为何感觉才穿越了几天,自己的心态沧桑了那么多呢?
      毕竟已经入秋,入夜风起渐微凉,张十二缩了缩脑袋,自顾自的喃喃道:
      却道天凉好个秋。
      …………
      少女的闺房里,秦雨桐蘸墨落笔,少倾之后提笔,盯着宣纸上的七个大字,轻声的念道:
      却道天凉好个秋。
      大唐这个国度跟前世的许多朝代不一样,并不存在女子无才便是德一说,才女的出现并不是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秦雨桐就是这么一个才女,在梁州城里更是赫赫有名,她在诗词上的造诣早就超过了大多数人。
      虽没有上下阙,但她也能看出这是一首词的其中一句,但是听小环说这不过是那人随口的一句,所以更是好奇,再次的问道:“这当真是他……随口说的?除了这一句,没有其他的?”
      在得到小环肯定的回答之后,盯着那七个字,幽幽的想着: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ㄐ氯诵率?,求收藏!后面马上迎来诗词歌赋的爽点?。?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