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官网 2019-02-11
  • ag亚游首页 2019-02-08
  • ag贵宾厅 > 带着武器回大唐 > 第十六章 陪读还是陪睡?

    第十六章 陪读还是陪睡?


      在陆府对面街道的拐角处,王霸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看着张十二的眼神恨恨的。
      他已经接到了秦府休夫的消息,张十二对他已经没有了威胁,但是他想到张十二那贱贱的模样就很心烦,决定不能让他好过。
      低头跟随身的小厮耳语了几句,然后小厮拿着一袋银两就朝着那些被念到名字的才子们走了过去……
      …………
      管家最终还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撇了撇嘴,张十二倒也没有太过较真,跟在一群人的后面,走了进去。
      进了陆府,张十二竟然惊奇的发现,这陆府的建筑格局竟然跟秦府相差无几,就连隔开前后院的隔断墙上的精致小门都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秦家的房子跟墙都要更高一些。
      不是说这秦大有跟陆子良是死对头吗?搞不懂。
      其实秦大有跟陆子良确实不对付。
      陆子良较秦大有要年长十多岁,经商的时间要比秦大有早许多,后来秦大有初入商界时,陆子良的家业已经小具规模。
      两家都做酒楼生意,而且同在梁州这么巴掌大的地方,摩擦不可避免,当时陆子良的实力更雄厚一些,哪怕是正常竞争,秦大有吃了亏,也免不了往阴谋论的方面想,以为是陆子良仗着自己起步早,欺负当时还在“创业”的自己,因此秦大有怀恨在心。
      后来秦大有的生意越来越好,跟陆子良比起来也不遑多让,他就养成了个习惯,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要跟陆子良一较高低。
      后来秦大有修建秦府的时候,请的就是当初建陆府的那群匠工,比着陆府的样子修的,而且为了恶心陆子良,修建的时候他故意把所有的建筑的高度都增高了一些。
      张十二若是知道这个典故的话,肯定要说上一句:这尼玛才是真爱??!
      …………
      陆家的客厅很大,三十多个人站在里面都不显得拥挤。
      整个客厅里只有两个人坐着,鬓发花白、约摸六十多岁的男人估计就是陆家老爷陆子良了。
      陆子良虽然已过古稀,但是面色红润,精神还不错。
      他身边坐着的是一个体态稍胖,颇有气质的中年妇人,如果不是她眼角的鱼尾纹出卖了她的年纪,张十二还以为这女人就是那陆家小姐呢!
      看样子,这妇人年轻的时候也是一顶一的美人,虽然现在徐娘半老,但是仍然风韵犹存。
      看了看陆子良,再看看这妇人,哎,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老牛吃嫩草?
      这次张十二还真是猜对了。
      陆子良年轻的时候都在创业,等到事业有成考虑婚嫁之时他已经来到了不惑之年,不过还是娶了大好年华的陈氏为妻。
      这也能解释的通为什么他都这把岁数了,一双儿女的年纪还都那么小。
      …………
      陆家客厅足够大,大到可以给三十几个人每人准备一把座椅都绰绰有余,但是陆子良并没有这么做。
      在他看来,书童虽然比一般下人的地位要高些,但归根结底还是下人,下人就要有下人的样子,这是他给未来书童上的第一课。
      看到人来齐了,放下手中的茶杯,陆子良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今天能站在这里的,想必都是梁州城内有名的才子,陆某很欣慰,同时也要跟大家说声抱歉,因为陆某这次让诸位来,并不仅仅只是为了招伴读书童一事——”
      听到这句话,大厅里的人顿时议论开了,并不仅仅是招书童?那还能是干嘛?莫非是那陆家小姐要招婿?
      想到这里,众人的脸涨的很红,实在是有点太兴奋了!
      陆子良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
      “诸位也知道我陆某的年纪大了,身体渐不如前,光是府外的生意陆某一个人都忙不过来,自然没有精力处理家务。所以这些年都是夫人跟妻妹在帮着打理家务,正因如此,妻妹也错过了婚嫁的时机,现在妻妹已经二十又八,却还没有婚嫁,陆某跟夫人也很是着急,所以也想借这次机会,为妻妹招一个贤婿?!?br/>  “嗷~~”
      这话刚完,众人沸腾了!
      虽然跟他们预想的陆家小姐招婿不同,但是陆家老爷的妻妹招婿也不错嘛!
      虽说陆夫人陈氏的妹妹陈姑娘年纪偏大些,但是也没事,女大三,抱金砖嘛,大个四五六七八九岁,那得抱多少金砖??!
      再说只要入了陆府,还愁银子么?
      “陆老爷,那这到底是怎么选呢?书童跟选婿是同时进行还是分别挑???”
      听到有人提问,陆子良心头大喜,有疑问就好啊,他还怕这些才子自视甚高,嫌弃妻妹年纪太大不愿意呢!
      “这招婿跟招书童,自然都是才学越高越好,所以二者并不冲突,我们同时进行,取前两名,由第一名先选择,如果第一名选择做书童的话,那第二名就是选婿的人选了,反之亦然!”
      此话一出,众人了然,那不用猜了,这第一名肯定就是陆家的女婿了,因为他们实在想不到,有哪个大傻子会放着陆家的女婿不做,去选个书童!
      张十二恰恰就是他们口中的大傻子。
      听到陆子良一本正经的在书童的人选里硬是增加了一个招女婿的名额,张十二也是相当无语。
      这是招陪读啊还是陪睡?
      反正他不管,他是奔着那书童的位置来的,其他的他一概不管,什么陈姑娘的女婿,爱谁谁吧,反正他不稀罕!
      …………
      客厅一侧,卷帘之后,两个身姿婀娜的妙龄姑娘正站在那里,掀起卷帘的一角往客厅里察看了一番,然后又落下了卷帘。
      “小姨,这些人里哪个是我的小姨夫呀?”
      说话的姑娘要年轻些,大概二十岁的样子。
      “陆馥婧,你皮痒了是不是?懂不懂规矩啊,怎么没大没小的呢?”
      看着年纪要稍大一些,面相跟陈夫人有些相像的姑娘双手叉腰,脸色微红,假装生气的娇嗔道。
      “哎呦,真想不到平时那么严肃的小姨也会害羞哦,看来这里面真有小姨相中的才子哦~~”
      “你个死丫头,还说!看我怎么教训你!”
      说着,纤细的双手抓向了少女的腰,然后挠了起来。
      “咯咯~咯~小姨,别挠了,馥婧知错了!”
      “哼,死丫头,现在知错了?晚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
      厅内气氛紧张,厅外活色生香,一片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