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官网 2019-02-11
  • ag亚游首页 2019-02-08
  • ag贵宾厅 > 带着武器回大唐 > 第十七章 为美作诗!

    第十七章 为美作诗!


      “陆老爷,你还是说一下考核规则吧!”
      听陆子良说了那么多,众人早就等不及了,恨不得现在就夺下魁首,抱得美人归!
      陆子良看了看这些书生急不可耐的样子,笑了笑说道:“既然诸位才子志在必得,那陆某就说一下这考核规则!”
      “无论是在梁州,还是我们整个大唐,读书人最应该擅长的都是吟诗作词,那么咱们今天就比这个,就以我那妻妹陈姑娘为题,做一首诗词,最后由我妻妹点评,取前两名为胜者,诸位才子,意下如何?”
      陆子良说完,本来以为会得到众人的赞成叫好,哪知道却看到所有人都张着嘴有些迷茫的看着他,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难道是不同意?这可是他辛辛苦苦想了许久才想出来的呀!
      遂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哪里不对吗?”
      可怜我们的陆老爷,虽然小时候也读过些书,但也仅仅只是会写几个字罢了,不是文盲胜似文盲,哪里懂得吟诗作词?
      于是有人提醒道,这个作人物的诗词,尤其是为姑娘写诗词,首先要写实嘛,是不是应该见见真人?
      在得到真人是不可能见的回答之后,众人又退而求其次,人不能见,起码你得形容一下吧,总不能就知道个性别女爱好男,然后对着一个名字就是一通乱造吧?
      抽象派也干不了这个活吧?
      陆子良一听原来如此,刚要开口,就被一旁的陆夫人略带娇羞的笑着打断了:“各位才子可以看一下妾身的模样,小妹比之妾身年轻时还要强上许多,诸位可以想象一下嘛~”
      陆夫人年轻时可是梁州有名的大美人,在场的书生们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可是大多也都听自己的父辈们谈起过,因此听她这么一说,诗词先放一边不说,对那陈姑娘的兴趣倒是更深了一些……
      大厅里的气氛让陆夫人这么一说,竟空前的高涨起来……
      …………
      跟入门考核一样,管家又把之前那桌椅搬进了客厅,宣纸铺上,研墨添笔,诗词比试正式开始。
      瞬间,桌子上就围满了人,每个人都争着想要先写,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已经胸有成竹,而是因为作诗一道,还是在别人能看到的情况下,总是先写比较占优。
      临场写作,尤其是写美人诗词,可以用并且常用、好用的词藻就那么些,用完一个少一个,越往后写越难写,所以就算还没有想好写什么,他们也要争着排个好顺序,减小写作难度。
      这么看来,这场比试的难度并不低,开始写的人眉头紧锁,握笔似有千斤重,迟迟不能落笔;还没开始写的同样不轻松,都在那里冥思苦想,绞尽脑汁的想要作一首更好些的诗词。
      全场最轻松的,恐怕要数张十二了。
      因为写美人的诗词对于一个中文系的高材生来说不要太简单,就他脑袋里存的比较出名的,没有十首也有八首,他现在愁的是用哪一首而已。
      太好的他不想用,能比他们好就行!
      所以别人都在那用功的时候,这货就在桌子旁转悠,看着别人作诗,同时不忘点评一二。
      因为在陆府门前露了一手好字的缘故,这些书生倒是对于张十二的点评充满了些期待,但是当听到这货的点评后,又是另一番心情了。
      “哇,这首不错,跟家妹五岁的水平不相上下!”
      “咦,这首也还可以,比家妹五岁时要强上许多!”
      “呀,这首就有些一般了,家妹四岁的时候就能写出一箩筐这种了……”
      好不容易才写了一首自己比较满意的作品出来的书生听到张十二的评价很是气愤,刚想上去理论一番,就听到他对其他人的评论,然后心里就想:
      咦,看来我这五岁水平的还是可以的???你看还有人是四岁的水平,甚至还有人不如四岁的水平哩!
      但是却没有人去想为啥他们这些成年男性一直要跟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比这件事,反而是为自己比其他人多赢了一岁甚至是半岁而沾沾自喜……
      …………
      卷帘之后,张十二的无耻行为尽数落入两个姑娘的眼中。
      “咯咯~小姨,那个人的脸皮也太厚了——不过其他人怎么那么傻呢,连我都能看出来那个人就是在戏耍他们,为何他们自己就看不出来呢?”
      年纪小些的姑娘笑的花枝招展,同时不忘疯狂的吐槽张十二。
      年纪大些的女人也是盯着张十二,美目含笑:“应该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不过那人是挺坏的,而且有些滑头呢,倒有些意思?!?br/>  那小姑娘转过头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不会吧小姨?你不会是看上那个人了吧——他那么坏,有什么好的?”
      “去去去,你懂什么?好好看着吧!”
      看上他了?没有吧?不过这个人是有点特别的呀,跟自己所见过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样。
      她所见过的男人都是彬彬有礼,沉稳大方的,哪有一个像他一样——怎么说呢,好像有点无赖,有点贱贱的——但是又显的那么真实。
      哎呀,陈巧兮你是怎么了!看他的年纪,比你要小不少??!可为什么他的眼神却像是有很多故事的样子!
      看着张十二那坏坏的、贱贱的、同时又非常好看的脸,陈巧兮陷入了沉思当中……
      …………
      众人写的诗词在经过张十二“家妹几岁几岁”的点评之后被逐一送到了陆子良手中,然后转交给旁边的陆夫人陈氏手中。
      陈氏年轻时也读过不少诗词,虽然自己作诗赋词的能力有限,但是分辨一首诗词好坏的本事还是有的。
      看着送过来的一首首诗词,陈氏轻声的吟读着,也挑出了其中几首她觉得不错的。
      巧合的是,她所挑出来的那几首恰好是张十二给了“跟家妹如今水平不相上下”点评的那几首。
      陈氏跟陆子良耳语了几句,然后两人看向这个看似言语有些浮夸的年轻人的目光都变得不太一样了,倒是有些开始期待他的作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