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官网 2019-02-11
  • ag亚游首页 2019-02-08
  • ag贵宾厅 > 带着武器回大唐 > 第十九章 山海不可平

    第十九章 山海不可平


      等张十二落笔之后,已经没有一个人再说话,所有人都盯着宣纸上的八十个字陷入了沉思。
      惊愕,惶恐,崇拜,众人的脸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奇怪表情。
      大厅里异常安静,落针可闻,可怜那些没有挤进去的人,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
      “小姨,怎么没人说话了?那坏人作的诗到底怎么样???真是急死人了呀!”
      “你问我我问谁呀?”
      陈巧兮有些无奈,她此刻更着急,她更想跑过去看看,那人到底作了一首什么诗,为何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想必应该差不了吧。
      陈巧兮想着。
      …………
      那丫鬟还是把张十二的诗从人群中拿了出来,交到了陈氏的手中。
      “噗嗤~”
      陈氏捂着嘴,眼角弯成了月牙,这是她看到这首诗的第一反应。
      这并不是因为张十二写的诗有多么搞笑,因为陈氏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看诗的内容,只是看到了他的字,就想笑。
      因为这个字她认识,之前送到她们面前那个“屎”字不就这种字体吗?这个年轻人还真是有趣呢。
      然后她又开始看向这首诗本身,眼睛盯在上面就再也移不开了,竟然情不自禁的低声读了出来:
      曲曲池边路,春来少人行。
      含水芙蓉叶,春去气犹清。
      夕岚分彩翠,高树藏莺声。
      乍向风中看,花落更分明。
      徘徊觉露冷,清宵月影横。
      泠泠砭肌发,疑是晓寒生。
      一望可相见,一步如重城。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毫无疑问,这首诗一出,今天的胜负就已经分出来了。
      碾压,虽然众人不想承认,但这确实是完完全全的碾压局!
      陈氏念完之后,看了客厅角落卷帘的方向一眼,知道妹妹肯定在那看着呢,然后就差丫鬟把这首诗送了过去。
      陈巧兮确实等急了,她看到了全场反常的气氛,对张十二的诗更好奇了,因此等丫鬟一送过来,她就迫不及待的打开看了。
      陆馥婧也在一侧看着,但是因为她这些年基本都在操劳着陆家生意上的事,诗词方面的东西她懂的还真不是太多,边看边问道:“小姨,这诗写的怎么样?”
      陈巧兮并未回答,是因为她根本没有听到陆馥婧的话。
      此时她正痴痴的看着宣纸上的诗,有些入神,这诗怎么就写出了她的心声?
      陈巧兮并不是不想嫁人,只不过最好的年华都献给了陆家,等她想要嫁人的时候,错过了最好的年纪,而且随着年岁的增加,她的眼光也要高了许多,所遇之人没有一个能入得了她的眼。
      所以越到最后,她越觉得跟那诗里写的一样,“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再次翻开卷帘,看向那客厅中的少年,美目流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
      张十二本来是想写一首名诗的,即使不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这种惊人级别的,也该是“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这种一听就会让人惊艳的。
      可是刚才他看了一圈下来,觉得全场就没有一首好诗,用那些名诗也太浪费了,所以就写了这么一首不是古诗的古诗。
      这首诗是一个叫Littlesen的北大学生发在北大未名bbs诗词歌赋版的一首诗,虽然整首诗都比较简单,但是跟在场的所有人写的相比——说是神作也不过分。
      况且这诗放在这里,倒也应景。
      那丫鬟回来附在陈氏身边耳语了几句,陈氏看着张十二,然后就笑了起来。
      张十二写完之后,这场比试也基本落下了帷幕,前两名自然是他跟那写藏头诗的少年,其他人技不如人,倒也输得心服口服。
      这就是古代人比现代人好的地方,起码知道我比不过你就虚心的接受,哪跟后世的某些人一样,人丑话还多,想想就很烦。
      这个时候,陆子良开口问道:“今天的前两名人选就是张公子跟宋公子了,按照我们之前说好的规则,张公子可以先选择一下,是想做书童呢还是想跟陆某做个连襟,做妻妹的相公?哈哈哈……”
      众人也随之大笑,对张十二是既崇拜又羡慕,在他们看来,张十二只要不傻,肯定会选择娶陆子良的妻妹啊,这还用想呢?
      然后实际情况就是张十二真的想了想,然后一脸真诚的说道:“陆老爷,我要做伴读书童!”
      “哈哈,好!那张公子就……额,伴读书童?”
      不光众人这么想,连陆老爷自己都以为张十二指定会选娶陈巧兮呢,哪知道剧情反转的太快,他差点没反应过来。
      陈氏听到这话之后,眉头紧锁,难道就是这么有缘无分?她担心的看了看卷帘的方向,跟丫鬟耳语几声,然后丫鬟再次朝着卷帘的方向走去。
      …………
      “小姨,你别拦我!我现在就出去问问那个坏人,他凭什么拒绝小姨???”
      “馥婧别闹了,我们两个素未蒙面,他凭什么就一定要答应娶我呢?”
      “额……”
      陆馥婧一听,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可是……可是小姨在她心中的形象太完美,所有见到她的男人都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哪有人舍得拒绝她?
      因此张十二的表现陆馥婧有些接受不了,反差有点大,一双大眼恨恨的盯着张十二。
      …………
      “张公子,你确定是要做伴读书童?”
      陆子良不确定的又问了一句。
      “是啊,我就是奔着这书童来的嘛——难道不可以吗?陆老爷之前不是说随便选择的吗?”
      “可以,可以,张公子一身才学,文采斐然,做犬子的伴读书童那也是极好的。既然这样的话,那这位宋公子,你是否愿意娶妻妹???”
      “…………”
      而那写了藏头诗的宋公子并没有答话,整个人还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
      他跟其他人来应聘书童的想法一样,都是想通过做书童认识陆家小姐,哪知道现在直接一步登天,直接就能娶陈小姐了。
      他还没摆好姿势,馅饼就从天上直接砸过来了,有些没反应过来。
      “宋公子,你是否愿意娶家妹???”
      陆子良看他不答话,心想这个不会也不同意吧,那就真的有点尴尬了。
      “愿意,愿意!在下不胜荣幸!”
      反应过来的宋公子赶紧张开嘴,把馅饼接住了。
      (没有收藏,好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