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官网 2019-02-11
  • ag亚游首页 2019-02-08
  • ag贵宾厅 > 带着武器回大唐 > 第二十三章 回眸一笑百媚生

    第二十三章 回眸一笑百媚生


      王管家领张十二来到后院跟他住的厢房挨着的一间厢房外,然后走了。
      张十二看了看自己住的厢房,又看了看旁边的这间,眉毛挑了一下,心想这安排也太……
      站在门外,轻轻的敲了几下门,屋里又传来了那妩媚好听的嗓音:“进来吧?!?br/>  推门走了进去,张十二发现陈巧兮换了一身淡绿色的纺纱长裙,安静的坐在书桌旁,正拿着毛笔皱着眉头看着什么。
      听到关门声,她头也不回的说道:“你先坐一会儿吧,我一会儿就好?!?br/>  张十二也不多说,坐在了大厅里的桌子旁,然后开始打量这陈小姐的闺房。
      看了一圈,张十二发现这间厢房要比他的大了一倍,屋子中间有个小隔断,挂着一条条细长的帘子,如果他猜的不错,帘子之后就是她的闺房。
      再来说这外厅,除了散发着的淡淡香气之外,张十二是真的看不出来这哪里还有一点女人房间的特征。
      而那女人还一副认真的模样,一联想也能知道这是个工作狂。
      看她还没忙完,张十二就站了起来,走到她旁边想看看她到底在忙什么。
      …………
      此刻陈巧兮正皱着眉在跟纸上密密麻麻的数字较劲,全然不知道张十二站在了她的背后。
      说实话,张十二本来是要过来看看她到底在忙什么的,也确实看到了那本记满了数字的貌似是账本的东西。
      但是下一刻,他的眼睛落在陈巧兮的胸前,就再也移不开了。
      陈巧兮的身材很好,如果放在张十二的时代,那最少也要是D+的规模,此刻她正俯在桌前,因为身体的前倾,胸前正露出了一片不可描述的春光。
      而张十二站的位置刚刚好,从上而下,一览无余,盯着那片雪白,初哥张十二感觉到身体里面仿佛有点小火苗在越烧越盛。
      这时,陈巧兮好像是刚好忙完了,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这一伸不要紧,胸前的美景更是让张十二给看了个遍,张十二赶紧用手捂住了鼻子,怕有东西流出来……
      陈巧兮这才想起张十二来,猛然一转身,刚好碰上张十二的眼神,想起桌子上放的东西,心脏一紧,脸竟是红了:“你——都看到了?”
      张十二很无奈,说看到吧——好像太流氓了些;说没看到吧——别人都那么问了,这么说不是扒瞎么?
      当即心一横,反正看都看了,大不了被当成色狼吧!
      “看到了——但是,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才过来,刚好就看到了……”
      听他说完,陈巧兮的脸更红了,仿佛是心事被人给探了个究竟一样的羞涩,伸手把账本一旁的宣纸拿起来,然后站起来说道:“我就是觉得——这首“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写的特别好,然后才拿过来看的,你不要多想……”
      最后一句说的细若蚊声,更添了些许风情。
      纳尼?
      张十二赶紧看向她手中的宣纸,不就是他之前写的那首诗嘛!
      哈哈,原来是虚惊一场,他说的“看到了”跟她指的“看到了”不是一个东西,顿时轻松了许多。
      “原来陈小姐也喜欢诗词?那还真是同道中人!不过这首做的有些仓促,并不太好……”
      反正在这个时代这首诗就是他“原创”的,随便吹也没啥问题。
      “并不太好……”
      陈小姐还是第一次见这么会装[逼]的人,这首诗还不太好,那你让梁州城的才子都去死好了!
      “只是小女子有些好奇,张公子昨天作诗之时我们二人并未见过,那这首诗自然也不是为小女子作的了——那是为谁作的呢?莫非是那秦家的小姐?”
      “…………”
      这女人会不会聊天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这样很容易没有朋友的,知道不?
      “陈小姐说笑了。其实我虽然阴差阳错的做过几天秦家的姑爷,但是跟秦小姐也只不过见过一次面而已,还没有跟陈小姐待的时间久,所以为她作诗只是玩笑?!?br/>  张十二说的是实情。
      他当时抄——作这首诗的时候,主要是为了应付考核,哪里想过为谁而写呀。
      “那张公子是不是心里还有其他爱慕的姑娘?所以才会有感而发?”
      好嘛,这女人就把他堵在这了,看来不说出个一二三来,她是不会罢休的了!
      “其实——这首诗并不是为哪个女人写的,而是小生昨天有点想我那远方的家了,所以才有感而发,倒是让陈小姐多想了?!?br/>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呀,确实可以这么解释。
      听到这个答案,陈巧兮的心里豁然开朗了起来。
      其实昨天听到这首诗,到张十二拒绝她的时候,她就在想,这个男人心里是不是住着一个隔着山海的女子,所以才会拒绝她。
      虽然心里不舒服,但还是佩服他的忠贞。
      后来就知道了他是被秦雨桐所休之人,她又想这诗难道是为那个“梁州第一才女”写的,两人之间虽无交集,但是陈巧兮却多次听说过秦才女的,想到自己败给那个女人,她的心突然就释然了。
      可是,为什么心里却一直酸酸的,有种想哭的感觉呢?
      直到现在听到他的答案——尤其是说跟秦雨桐没有关系的时候,她的整颗心都飘起来了,这种感觉真好。
      …………
      “如果昨天之前我就见过陈小姐的话,写出来的一定不是这首诗?!?br/>  “哦?那张公子会写什么呢?”
      说出这句话来,陈巧兮突然觉得自己这两天很奇怪,明明早已经过了小女孩的年纪,为何此时还会满心欢喜,有点小庆幸小期待呢?
      “应该是——”
      张十二突然就想到陈巧兮之前那回眸一笑,确有摄人心魄的魅力,脱口而出道: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嗯,就是这句,陈小姐当之无愧?!?br/>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陈巧兮连念了几遍,整个人有些懵。
      这是为我写的?
      陈巧兮确信,自己前二十八年的人生,所有听过的诗加起来,都没有一首比的上这两句的,而且,这还是为自己写的。
      再看向张十二的眼神就变的炽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