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官网 2019-02-11
  • ag亚游首页 2019-02-08
  • ag贵宾厅 > 带着武器回大唐 > 第二十六章 你打我呀?

    第二十六章 你打我呀?


      陆云尔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那么喜欢上课,也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那么不喜欢下课。
      平时的这个时候,他们早就跑到前院吃饭去了,而今天,他和其他孩子们跟在张十二身后,聊着天往前院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很喜欢跟这个年轻的先生呆在一起,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会讲故事,而是他刚才跟自己说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套听着就让人热血沸腾的理论!
      嗯,虽然他还不敢反抗,但是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
      穿过隔断围墙,陆馥婧迎面走了过来,看到张十二的时候,眉毛挑了挑,明显很不待见的模样。
      目光扫到陆云尔的时候,发现他正跟几个小男孩比比划划的说着什么。
      “又在欺负人?”
      这是陆馥婧的第一感觉,眉头一皱,早就忽略掉了张十二,冷声喊道:“陆云尔,你给我过来!”
      陆云尔一个哆嗦,抬头一看,大魔头就站在前方,小腿忍不住的抖了起来,然后朝张十二的方向看去。
      张十二对他点了点头,然后跟他一起走了过去。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陆馥婧是长了三头六臂不成,竟然能把陆云尔给吓成这样!
      “你又欺负人了?”
      “没……没有啊,姐姐,不信——你问先生!”
      陆云尔带着求救的眼光看过来,张十二没有答话,而是抓着他的肩膀,把他的身子往上提了一下,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腰板一定要挺直了,那样整个人才会硬气,懂吗?况且大男人一个,怕女人,像话吗?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怕个球?”
      陆云尔看向张十二的眼光变的崇拜起来,敢当着自己姐姐的面说出这番话来,嗯,勇气可嘉!不过腰板还是直直的挺了起来。
      陆馥婧第一次对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刮目相看,竟然这么短的时间就让自己这个调皮的弟弟听话?要知道,原来那些先生可都被他给气走了??!
      哎,看来小看了他!
      陆馥婧眼睛微微一眯,嘴角似笑非笑,那么看着张十二,看的张十二有点毛骨悚然。
      “嗯,陆公子今天确实好好学习了,而且跟其他人相处的不错。作为先生,我的话你总该信吧?”
      “你说的话——我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额,这就有点尴尬了……
      陆馥婧又叫来几个小孩,询问一番,确定陆云尔今天都特别老实之后,心里有些诧异,不过也很满意。
      “你以后就是云尔的先生了,最好做到表里如一,不然的话……”
      呵呵,还威胁我?我张十二岂是吓大的?
      “不然呢,你打我呀?”
      这个要求……好奇怪呀!不过,能满足!
      陆馥婧瞬间抬起腿来,在张十二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脚踢到了他的小腿弯上!
      可怜的张十二,根本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这么暴力,说打就打,一点预兆都没有!
      只觉得小腿吃疼,一个踉跄,跪在了地上,朝着陆馥婧的方向。
      而当事人陆馥婧早就转身走了出去,嘴里还喃喃自语:这个人,真是奇怪,还求着别人打他?第一次见哎!
      天可怜见,张十二如果听到她的话肯定会对天发誓:我就是开了个玩笑???你幸亏不是生在我们那个年代,不然这个打法,家底都赔没了估计……
      …………
      陆馥婧一走,陆云尔瞬间凑了上来,满脸崇拜的看着张十二说道:“先生果然胆识过人,我跟姐姐说话都发抖,先生却敢要求姐姐打你,好厉害!”
      “…………”
      “不过先生最后这一跪嘛……反正跪我姐姐也不丢人,我就经常跪呢,这样她就不打我了,看来先生跟我还是挺像的!”
      “滚!明天还想不想听故事了?还不回去复习功课?”
      陆云尔一听“故事”两字,一个激灵,喜笑颜开,然后跑走了。
      张十二从地上站起来,嘴巴“嘶”的吸了口凉气,掀开裤袍一看,好家伙,这都青了!心里更加幽怨起来:看来自己跟这个陆家小姐犯冲,以后有多远躲多远。
      若是陆云尔知道了他的心想法,估计刚在心里为他建立起来的高大形象会轰然倒塌:你不是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吗?你不是说一个男人怕女人像话吗?
      原来都是骗人的!大骗纸!
      哎,真不怪张十二言而无信,只怪陆公子太年轻,陆小姐战斗力太强!
      …………
      因为从讲堂里出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瘸着一条腿的张十二缓慢的移动到前院去吃饭的时候,房间里只剩了寥寥几人——那些跟他一起回来的小少爷小姐们,每家肯定预留了饭菜,晚上自然不用在这里吃。
      悲愤的扒了一碗饭下肚,张十二又一瘸一拐的往后院厢房的方向走。
      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下来,月亮也已经爬到了头顶上,因为临近八月十五的缘故,月亮显得很大很圆。
      走在院落的树影之下,什么“月上柳梢头”之类的诗张十二能想起一箩筐来,可他现在实在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只想着拖着自己这条光荣负伤的腿,躺在床上一觉到天亮!
      经过陈巧兮厢房的时候,发现里面亮着橘黄色的烛火。
      或许是因为闷热的缘故,厢房里的窗子开着,陈巧兮正坐在书桌前,还是手握毛笔,皱着眉头,盯着桌子上的东西。
      怪不得你嫁不出去呢!
      张十二都能想象到此刻在她桌前摆着的厚厚的账本,如果放在他生活的时代,陈巧兮那可是妥妥的大龄剩女、灭绝师太??!
      这可怜的、又有些可爱的女人!张十二想着,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撩了一下额头前的头发,抬眼一看,张十二就站在外面,竟是对着自己在笑。
      陈巧兮心里微微一动,也是莞尔一笑,施施然站起身来,对着他招了招手,俏生生的说道:“张公子,正等你呢!进来吧?!?br/>  额,不会吧?
      这大晚上孤男寡女的,传出去多不好听呀!
      听到这个消息,张十二是犹豫的,拒绝的,非常不好意思的,但是身体却是很诚实的、抬脚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