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官网 2019-02-11
  • ag亚游首页 2019-02-08
  • ag贵宾厅 > 带着武器回大唐 > 第三十四章 挂羊头卖狗肉

    第三十四章 挂羊头卖狗肉


      醉春楼里面的场景跟张十二原来在电视上看过的以及自己幻想的都不一样。
      不都是老鸨子在门口迎客,一群姑娘欢声笑语的投怀送抱来着吗?
      可现在,举目望去,整个大厅里就没有一个女人,清一色的都是些汉子,唯一一个女人还躲在珠帘之后,根本看不到!
      有点失望??!
      这时,古筝声突然消失了,然后珠帘后的女人开始唱了起来,那声音柔糯而又缠绵,似初春时密密麻麻纠缠错乱的细雨,又像是山泉瀑布般爆裂开来,铺满了每个角落。
      “相逢只恨相离苦,愁厮守不能天长地久。
      知己红颜情似海,意如山,
      奈何日日不得见?
      人去留空楼,月下自徘徊,
      清涟似镜独影瘦。
      重逢未已离愁续,忆合欢寻觅点点滴滴。
      惆怅烦味纫如丝,剪不断,
      怎能时时不思念?
      人去情却留,秋风始拂掠,
      枫叶如舞未饮醉。
      只感长亭千里遥,叹赴京并非咫尺之距。
      斜阳残照青山路,疏林道,
      曾否刻刻忆故里?
      人去倚凭栏,
      玉醅独斟酌,
      明眸噙泪月如钩?!?br/>  一曲唱罢,整栋楼里清净异常,仿佛都笼罩在了那女子萦绕出来的忧伤气氛里,久久都未曾回味过来。
      再看台下的这些才子书生,全都呆呆的看着珠帘后的俏丽身影,定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
      而那珠帘后的美人或许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媚眼含笑,隔着薄薄的珠帘扫视着台下的众人,对自己的魅力非常满意。
      直到她看到台下有个俊俏少年跟其他人完全不一样,别人都在那痴迷着的时候,他却在东瞧西看,没有一点陶醉的模样,倒是显得——贼眉鼠眼的样子多些。
      林梓墨有些好奇,这是哪家公子,为何从未见过呢?而且对自己还视若不见,难道是想用那欲擒故纵的把戏?
      幼稚。
      林梓墨撇了撇嘴,心里想着。
      …………
      贼眉鼠眼的公子自然是初入青楼的张十二了。
      张十二对这家叫醉春楼的青楼很不满意,尼玛一个青楼连个女人的影子都见不到,就弄了个唱曲的放在这,开演唱会吗?
      真是糊弄消费者!
      你也就是欺负这里的人不懂法,你要在我们那个时代,我非去消费者协会告你!挂羊头卖狗肉,啊我呸!
      对于刚才那女子唱的曲,张十二真的没有觉得有多好。
      在词上来说,这也就是个一般的幽怨女子词,尤其是对于他这种背过唐诗宋词的人来说,这样的词完全没有杀伤力。
      唯一的亮点可能要算那女子的嗓音,平静通透,为这首词增添了不少的凄凉韵味。
      …………
      这时候,一双纤纤玉手从珠帘里伸了出来,然后掀起帘子的一角,一道单薄却不失丰满的婀娜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台下的众人这才如梦初醒一般,不知是谁带头喊了一声“梓墨姑娘”,其他人马上跟着喊了起来,声音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而张十二却是看着那张蒙着罗纱的脸蛋,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藏在帘子后面就不说了,你还戴个面具,你这是多怕别人看见你的脸???
      丑八怪吗?
      转头对着陆云尔说道:“这女人是不是特别丑???又是珠帘又是罗纱的,干脆别出来得了?”
      陆云尔倒吸了一口凉气,非常诧异的看着他道:“你不认识林梓墨?”
      “额……我为什么要认识?——就她吗?”说着指了指台上那蒙面姑娘。
      竟然还有先生不知道的?稀奇稀奇!
      陆云尔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说了起来:“这林梓墨林姑娘可是这醉春楼的头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是这林姑娘的诗才,男子都多有不如??上Я怂皇且桓銮遒娜?,也不能参加诗会,不然这梁州第一才女的名号指不定是谁的呢!”
      呵,真想不到,这女子还有这等本事,不过转念一想,好像陆云尔这小子答非所问??!扯这么多也没说这女人到底是美是丑!
      “那这林姑娘到底漂不漂亮?”
      “应该是——漂亮的吧……”
      “嗯?什么叫应该???漂亮就漂亮,不漂亮就不漂亮,哪里来的应该?”
      “这林姑娘自来了醉春楼之后就一直是这副样子,从来没有以真面目示人过。而且林姑娘有个规矩,那就是只唱曲,也作诗词,甚至有她看得上的好诗,林姑娘还会破例邀那人上楼一叙,只不过那罗纱嘛,还没有摘过,所以就没人知道她到底长什么样子。不过这林姑娘曾经说过,这罗纱不是不可以揭,只是——”
      “只是什么?”
      张十二有点讨厌陆云尔了,这小子好的不学,偏偏学自己乱断章的毛病,这样不好!
      “只是得有人的才学要比她高,让她心服口服,她不光会揭罗纱,而且会嫁给那个人!”
      额……
      这怎么听的有点惊悚呢?
      别人才学比你好,然后你才摘面具,还要强嫁给人家,如果你美若天仙还好——就怕那面具下面是一张令人惊悚的恐龙脸!
      都说丑人多作怪,嗯,很有可能!
      …………
      在张十二还在心里吐槽着的时候,台上的林梓墨弯腿朝台下欠了欠身,开口说道:“小女子梓墨,这厢有礼了?!?br/>  哇,这声音!怎么跟刚才唱歌的时候不一样呢?刚才声音慵懒,柔糯并且清澈,而现在则是媚——对,就是媚的诱惑,说的人心里痒痒的!
      陈巧兮的声音也很媚,但是跟她比起来,陈巧兮顶多算表面上的媚,而这个林梓墨则是媚到骨子里了,让人听了,麻酥酥的!
      只一句话,就能把人的魂给勾走,原来张十二不信,现在信了!
      这个时候,张十二认为自己之前的想法大错特错了,就凭这声音,就算配一张丑脸,晚上灯一关,光这声音,哦,想想就受不了。
      尤其是用这声音来叫——额,不能再想了,就算张十二受得了,小兄弟也受不了??!
      (小兄弟受得了,书迷大大们也受不了啊,书迷大大们受得了——这本书也受不了啊,封的不要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