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官网 2019-02-11
  • ag亚游首页 2019-02-08
  • ag贵宾厅 > 带着武器回大唐 > 第六十章 就冤枉你

    第六十章 就冤枉你


      醉春楼来了,桂花雨赏了,这中秋诗会也看了,陆馥婧跟张十二的意见基本不谋而合——有什么意思嘛?
      看了发呆的王韵诗一眼,然后对陈巧兮道:“小姨,云尔走了,我们……”
      陈巧兮拍了拍王韵诗,带着歉意说道:“韵诗,这次都是我们不好,等我回去好好教训他一顿,一定会带着他去给你登门道歉!”
      说完,陈巧兮跟陆馥婧一起,追着那两人走了出去。
      …………
      王韵诗咬着嘴唇,心想在这呆着确实没什么意思了,转身想走,可是眼光瞥到了那桌上的宣纸,然后又转身停了下来,伸手把宣纸拿起来,定定的往上面看去。
      跟所有第一次见张十二字的人一样,王韵诗的第一反应就是:好字!
      然后不自觉的念了下去: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这词,是那人写的?
      王韵诗看到了刚才他提笔在这写着什么,定是他无疑了。
      而且这词分明就是他现写表明他对在场才子不满的嘛,“为赋新词强说愁”,不正是他刚才说的无病呻吟吗?
      这词虽然不长,但全词构思新巧,平易浅近。浓愁淡写,重语轻说。寓激情于婉约之中,含蓄蕴藉,语浅意深,别具一种耐人寻味的情韵。
      文笔清新脱俗,文风老练成熟,而这首词里表现出来的境界却怎么都不像一个年轻人该有的。
      他还那么年轻,好像比自己小多了呀!
      这个时候,王韵诗终于说服自己,他不可能是剽窃贼啊,就只看字的话,没有十多年的功力是写不出这种遒劲傲骨的字的,更别说这词了。
      王韵诗才想起他为什么拒绝写词,为什么对侯君亭的词那般评价——是因为他不屑??!
      跟他写的比起来,那些词根本不能看呀!
      看来自己是真的冤枉他了,任谁有如此之才还被人给这般冤枉嘲讽,表现都不会比他好吧?
      可是,为什么明明知道自己错了,可还是很委屈呢?
      越想张十二说着“关你鸟事”时那副痞痞坏坏的模样,王韵诗就越生气:不就是冤枉你了吗,你就不能让一下我?我可是个女人??!
      哼,就冤枉你了!
      王韵诗没有好气的把宣纸扔在桌上,也不去管王霸在干嘛了,一个人离开了醉春楼。
      而那宣纸落在桌上,随着一阵清风,缓缓飘了起来……
      …………
      再来看那李向白,看着这边的气氛愈演愈烈,大家的兴致愈来愈高,他心里也是越来越高兴,心想,到了他出手的机会了!
      他为了今天这中秋诗会已经准备了几个月,词也写了又写,改了又改,终于挑选出他最满意的一首中秋词来。
      秦雨桐的词他看了,虽然不错,但是比起他那首来,还稍有不如。
      想着等会他的词横空出世,然后秦雨桐伙同其他的才子佳人对自己表现的羡慕崇拜,他就感觉有些飘飘然了。
      尤其是秦雨桐,去年你怪我没有赢你,那这次我就把你赢了,让你拜倒在我的中秋词下,哈哈哈……
      因为众人都围在林梓墨那边讨论秦雨桐的词,李向白这边的桌子前也空着,他往前走了一步,清咳了几声,想要把其他人吸引过来,然后开始作——准确的说,应该是默写词才对。
      …………
      谁知道这个时候,异像突生。
      “哎,这是哪位公子作的词,怎的吹落在地上了?”
      这时,人群中有人从地上捡起一张写着词的宣纸来,然后放声问道。
      “咦!好字,好字呀!这是什么字体,怎的如此瘦劲清峻,原来从未见过?”
      “是极,是极呀!”
      然后一群人在那里附和道。
      能在这里出现的才子要么出身望族,要么家境阔绰,自然从未去应聘过陆家书童,没见过张十二的字也很正常。
      而那次在陆家,陆子良口中说的“梁州城有名的才子都在此”也不过是句长自己脸的假话罢了,当不得真,要不怎么会一群人连首像样的诗都作不出来呢?
      “字是好字,这词也是好词啊,依我看来,这词竟是比这字还要好了一些!”
      “我倒是觉得词虽好,可是这书法才是精髓,若是没有个十几年的功力,根本没有这等笔力呀!”
      众人一下分成了两派,在那争执着这字跟词到底哪个更好,殊不知,他们越争论,越是衬托着作词之人的高明!
      “为赋新词强说愁?这词,好像……”
      众人也都是些读书人,自然能看懂这词的意思,这词怎么看都像是把矛头指向了秦雨桐跟侯君亭二人啊,因为刚才,也就只有他们两个的词大家传阅讨论,可不就是那“为赋新词强说愁”之人?
      …………
      貌似是哪个人写的词丢落了,众人都围了过来,在这指点讨论,全然没有人注意他李大才子准备作词,李向白很生气,放下笔就走了过去。
      “来,让我看看!”
      李向白霸气的推开人群,从那人手中拿过宣纸来,然后看了起来。
      心惊。
      心凉。
      这是他看完之后最直观的反应。
      惊的是这词无论字还是词本身都是上乘,他虽然自负,却也知道自己跟这首词的差距。
      凉的是他那准备了几个月的中秋词算是白准备了,这词虽不是中秋词,可是境界太妙了,他现在就算再抛出那首准备好的词,不过也就是个炮灰而已!
      “哎?李公子好像还没作词呢,这词会不会就是他作的吧?”
      “对啊,在场之人怕也就李公子有如此之才,能作出此等好词来!”
      “想不到李公子去年从梁州铩羽而归,痛定思痛,一年内竟有了如此进步,倒是让我们这些读书人惭愧呀!”
      “李公子,这词到底是不是你写的?”
      被一群人这么问着,李向白的大脑开始飞转。
      是还是不是,这是个问题。
      说不是吧,那之前的努力不都前功尽弃了么?
      说是吧,可要是被人知道了呢?
      不管了!
      李向白心一横,先把秦雨桐拿下,然后带她去荆州,到时候就算东窗事发了,他也不在这了,嗯,就这么办了!
      “呵呵,李某拙作,让大家见笑了!”
      李向白拱了拱手,对着众人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