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官网 2019-02-11
  • ag亚游首页 2019-02-08
  • ag贵宾厅 > 带着武器回大唐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马屁精上线

    第一百六十六章 马屁精上线


      听王夫人耳语了几句的王城恩略带歉意的跟众人拱手道:“实在是不好意思,衙门里正好有些公事还要处理,我就不能继续陪大家了!剩下的时间由夫人作陪,希望大家都多喝一点!”
      说完跟大家挥了挥手,然后就朝着后院走去。
      原来,王夫人刚才跟王城恩说了,这两个年轻人她觉得都可以,尤其是王韵诗好像对张十二的感觉更特别,所以她需要观察一下。
      听了这话的王城恩有些心惊,他可从来没有把张十二跟女儿放在一起想过,现在这么一想,好像也不错的样子……
      可若是他在场的话,站边不行,不站边貌似也不行,所以才找了这么个借口,先溜了……
      …………
      王城恩的离开并没有降低众人的热情,反而他走了,他们更放的开了,就等着看张十二打脸呢!
      看到B也装的差不多了,张十二对着王夫人笑道:“今天我并不想为王夫人作祝寿词,因为我觉得王夫人根本就不配用这祝寿词!”
      “???”
      这话说完,所有人都楞了,这个张十二,怎么不按常理——说话呀?
      而王夫人也有些懵,她本来是想给他一个机会,同时也想看看这个让女儿一直骂、被夫君一直夸的少年到底有何才能,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出呀!
      不配…不配…不配……
      这两个字很快就在她脑子里刷屏了,不知道自己刚才的决定是对还是错……
      “小生原来也准备了一首祝寿词,可是今天一见王夫人,小生就把那词撕了!”
      “撕了?”
      底下的众人又议论开了,这个张公子说话为何如此天马行空,完全get不到他的点啊……
      而陆馥婧跟陈巧兮却是一脸疑惑:跟他走了一路,也没看到他拿过什么诗词呀……
      但张十二的话已经成功吸引了王夫人的注意,她有些好奇的问道:“张公子为何撕了呢?”
      嘴角咧出一道弧度,张十二心想就等你这句话呢!笑着说道:“因为我觉得祝寿词应该是给年长的人写的!”
      “我不也是年长的人么?”
      王夫人悠悠的说道。
      “我原来也这么认为,可是今天见到王夫人之后,我觉得我的想法大错特错!若是王夫人不说的话,你跟王小姐走在街上,别人还会以为你们是两姐妹呢!”
      注意,注意!马屁精张十二已经上线,无关人员请远离,避免误伤!
      可是底下的众人哪有那么幸运,听完这句话,饶是那些经久商战的老油条都一个个羞愧的低下了头,眼皮直跳、嘴角直抽:
      单论脸皮厚度,老夫比不上他呀!
      这代表了底下一大波人的心声……
      他们尚且如此,更别提王韵诗、陈巧兮等女流之辈了,尤其是王夫人,被一个后生这么夸,还是有些害羞的——但心里却跟吃了蜜一样的甜!
      哪个女人不爱美?哪个女人不希望年轻?又有哪个女人可以抵抗别人对她容貌的赞美呢?
      王夫人也是女人,自然高兴的很,笑着说道:“张公子就别取笑我了,我都一大把年纪了,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年轻?咯咯,还说跟韵诗是姐妹,连我自己都是不信的呢……”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个亘古不变的真理张十二觉得还是靠谱的,不过这也就是王城恩不在,不然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
      正准备再加把力拍上一拍的时候,他就被王韵诗给打断了。
      “娘亲,在我眼里,你本来就是那么年轻呀!”
      王韵诗笑着拉着王夫人的胳膊,今天是母亲大寿的日子,当然是让她高兴了,但是看张十二的眼神却是相当不善,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娘亲大人多美还用你来说?作寿词都被你撕了,那你还出来干嘛?”
      “韵诗,不可对人无礼!”
      王夫人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把王韵诗拉到了自己身后,笑看着张十二: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越看这后生越觉得喜欢的紧呢?
      被个中年女人这么盯着,张十二确实不太适应,对着王夫人拱手道:“作寿词虽然没了,但是看到王小姐,我也能联想到年轻时的王夫人拥有何等的绝色容颜,所以特意赋词一首,正好献给王夫人跟——王小姐罢!”
      王夫人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说了句“有劳”,然后吩咐丫鬟再次铺纸研墨。
      张十二笑着走上前去,看了王韵诗几眼,又想到刚才那道站在木桶里的曼妙身影,也不多言,直接写了起来……
      …………
      待他写完,王夫人迫不及待的过去看了起来,待她看到那词之后,整个人顿时呆住了。
      若是说晟意天的字有一种年轻气势的话,那张十二的字就代表着一种沉稳成熟的老练,单论字的话,晟意天就已经输了一筹——或者说,不止一筹……
      然后再看这词,王夫人竟是不自觉的读了出来:
      “西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br/>  这词很短,措辞也简单,可就是这么一首简单的词,为什么读着会让人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气势呢?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王夫人就算再怎么自恋也绝不会相信这几个字是来形容她的,她又想到他在写词之前可是看了王韵诗好几眼!
      这就没错了,这词肯定是为韵诗写的,并且也只有她,才当的起那“倾城倾国”之貌!
      又看了两人一眼,王夫人觉得她有点明白了……
      而王韵诗听到这首词之后,总感觉不那么真实……
      这真是为她写的么?不然他刚才为什么一直看着自己呢?
      可他几个时辰之前才刚把自己看光呢,难道想写这首词来讨好自己?可是那么多人都在,你不会偷偷给我写吗?
      哼,就算是偷偷为我写,我也不会马上原谅你的!
      除了王韵诗之外,院里还有两个女人在暗自神伤,那就是另外两个曾经得到过张十二亲自作诗赋词的女人——陈巧兮和林梓墨。
      至于陆馥婧,她可没有暗自神伤,而是愤怒的盯着张十二,正盘算着如何收拾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