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官网 2019-02-11
  • ag亚游首页 2019-02-08
  • ag贵宾厅 > 带着武器回大唐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为什么不答应?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为什么不答应?


      “什么?五百斤烈酒?两千名士兵?”
      大厅里的王城恩拍桌而起,愤怒而又惊讶道。
      而大厅中站着的那人,赫然就是之前被梁千武下令放回来的副将!
      副将是回来了,不过在回来之前,梁千武把他喊住,然后跟他说了一些条件。
      这些条件就包括让梁州拿着五百斤烈酒去赎人,而且必须得让两千名士兵送去,两个条件缺一不可,若是满足不了的话,那郭守将跟一百多个兄弟的性命就……
      副将只记得梁千武说到这里的时候一阵冷笑,含义不言自明。
      回到城里后,副将第一时间来到了知府府,毕竟郭靖不在,梁州城里最大的官就是王城恩,他觉得这种事应该由王知府来定夺,他虽然救人心切,可他毕竟是个副将而已,哪能擅自做主?
      “王知府,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看着王城恩一言不发,副将有点着急了。
      “这件事……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王城恩皱眉说道。
      “可是郭守将……还有一群兄弟都在他们手上!这事等不了??!”
      “莫急……来人啊,去守将府把郭连城郭少爷请过来!还有……顺便去陆府一趟,把张十二张公子也请过来!”
      本来是只想叫郭连城过来的,因为按照大唐律历,若是郭靖真有什么不测,那下一任的梁州守将就是郭连城了,而且郭靖是他父亲,于公于私,这件事都必须让他知道!
      至于为什么叫张十二,是因为王城恩突然想到之前关于那“盳山四鹰”为何暴毙的事情,郭靖比较隐晦的跟他提了一句张十二的名字,当时他并未在意,现在想来,张十二可能是个关键人物!
      而且他跟郭家关系不凡,若是等会郭连城受不了打击,情绪激动的话,他也能帮着安抚一下……
      …………
      “什么!”
      郭连城先一步来了知府府,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眼眶发红,满脸震惊。
      没过一会儿,他就冷静了下来,看着王城恩沉声说道:“王知府,让我带兵打过去吧!肯定不能答应那帮蛮夷的条件!”
      “贤侄,稍安勿躁!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带兵过去你觉得能救人出来吗?西梁可是有五千多人的大军!”
      “可是,就眼睁睁的看着我爹他们送死吗?”
      郭连城带着哭腔说道。
      “大人,张公子到了!”
      “速速有情!”
      听到这话,王城恩脸上才有了点缓色,赶紧让人把张十二请了进来。
      王城恩的人赶到陆家的时候,张十二正在府里教陆馥婧写诗呢,所以王城恩这个邀请算是把他从水深火热里解救了出来,虽然不知道请他干嘛,但张十二还是屁颠屁颠的来了……
      进了大厅,张十二就觉得这里的氛围有些压抑。
      王城恩皱着眉头,另一个穿盔甲一副军人打扮的中年人更是唉声叹气,尤其是郭连城,怎么还哭上了呢?
      “王知府,这……”
      “张公子来的正好,且听我把情况跟你说一下……”
      于是,王城恩长话短说的把发生的事情跟他讲了一遍。
      “什么?五百斤烈酒?他们做梦吧!”
      听到那西梁人也打烈酒的主意,张十二可没有烈酒已经家喻户晓连外邦蛮夷都听说了的得意之色,反而是无比愤怒,妈蛋,劳资辛辛苦苦弄的烈酒,你们说要就要?
      看到其他几人看他的眼神不对,张十二也发现了自己生气的点好像不太对,人家都担心人质安全呢,他却担心酒,有点不好呀……
      “呵呵,我的意思是,这群西梁蛮夷简直该死!”
      张十二脸色一变,义愤填膺的说道。
      “张公子,你觉得这西梁人提的条件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城恩看着张十二说道。
      “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醉翁之意不在酒?什么意思?”
      “就是——他们想要的可不仅仅是烈酒而已!恐怕他们想要的是梁州城!”
      “是极是极呀!张公子跟王某想到一起了!”
      王城恩高兴的说道。
      他毕竟不是郭连城那种没经历过世面的年轻人,所以他听到西梁人的这个条件首先就觉得不太对劲。
      梁州城守军满打满算不过一千多人而已,让他们凑两千人?那不得又跟上次一样,连百姓家的男丁都得凑数上去才行?
      梁州城的状况跟凉州相差无几,西梁人肯定知道。知道却提出这种要求来,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怕是司马昭之心了吧!
      两千人的军队一出城,那梁州城的守备力量等乎于零,若是这个时候他们再派兵攻来的话,梁州城岂不是拱手让人了?
      就是因为想到了这点,所以王城恩才犹豫不决,并且把郭连城也叫了来……
      “张兄弟,你说的我也知道——可是,我爹难道就不管了吗?王知府,我只要城里五百个守军随我出城就可以,是成是败,我郭连城都无怨无悔!”
      随着张十二的分析,郭连城也看懂了西梁人的狼子野心,可是,就算知道了又如何?
      那是他爹呀!他怎能不管?
      “郭大哥,先别急,我可没说不去救郭守将!”
      张十二这话一说完,屋里的三个人马上来了精神,全都看着他。
      “张公子,有什么妙计赶紧告诉我们!”
      “对啊贤弟,快点告诉我们!”
      “咳咳,这个,你们别急嘛,这位副将大哥,你先把事情详细跟我说一遍,我要好做打算!”
      张十二咳了两声,脑袋满是黑线,你们当我是神啊,才说了几句就让我想出办法来,怎么可能!
      “哦,事情是这样的,大前天……”
      副将说了一会儿,就把整件事从头到尾给顺了一遍,张十二也算是清楚了,心里大概有了一个主意——很损的主意!
      “五百斤烈酒,二千个士兵?”
      张十二又重复了一句,那副将忙点头,而王城恩则是一脸担忧的说道:“这个条件其实很难呀!而且他们的目的那么明显,咱们怎么能答应?”
      “不,答应!为什么不答应呢?”
      张十二笑着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