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官网 2019-02-11
  • ag亚游首页 2019-02-08
  • ag贵宾厅 > 带着武器回大唐 > 第三百九十章 傻子中的大傻子!

    第三百九十章 傻子中的大傻子!

        闻香来,二楼。
      
          杨泽新跟秦大有已经坐在厢房里了,康王世子没有到,太子——想来怕是也来不了了,所以他们两个在坐着等陆三。
      
          不一会儿,鬼鬼祟祟的陆三就上了楼,进屋之后还伸头在外面东瞧西看,就像是害怕被人看到一样,在确定没人跟着之后,他才快速的将门关上,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陆三兄弟,何必那么紧张?”
      
          杨泽新笑着说道。
      
          嘴上叫着“兄弟”,心里却对其一阵鄙视,就你一个下人还能做我兄弟?要不是老子留着你还有用,早一脚把你踹开了!
      
          “哎,杨公子有所不知,昨天因为我在世子那边呆了半天,回去之后我家公子已经对我不满了!这次出来,我还是借口到闻香来打探一下情报才出来的呢!有什么要交代的,杨公子快点告诉我就行,现在可不敢在外面呆久了!”
      
          若是陆三一脸从容的过来,杨泽新多半是会怀疑的,可是现在他小心谨慎,一脸的做贼心虚,杨泽新就一点都不怀疑了!
      
          “哈哈,想不到陆三兄弟还能在两家酒楼里游刃有余,真是厉害??!”
      
          听到杨泽新的夸赞,陆三脸上的表情并不自然,有些苦涩的笑道:“走到这一步,我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此刻的陆三把一个背信弃义的小人状态演绎到了极致,若是张十二在的话,一定会为其鼓掌:老戏骨就是强??!
      
          夸了陆三一阵,杨泽新对其也没有了警惕,开始问道:“张十二今天可有何打算?”
      
          “我家公子准备今天中午对外免费,只要在大厅的桌子旁坐下,就可以免费点菜喝酒了!不过烈酒只能免费喝一斤!菜也只能点十个以内!”
      
          陆三刚说完,秦大有就坐不住了:“这家伙真是狠??!说是免费,一桌人喝一斤烈酒怎么够?他们喝完肯定还会加钱买??!杨公子,快想个办法!”
      
          对于秦大有跟自己大呼小叫,杨泽新一阵反感,若不是太子看中了他的姑娘,杨泽新才不会搭理这种人!
      
          “不急!你看最近那些来咱们酒楼的,菜贵就少点菜,烈酒便宜就多点烈酒。既然有了咱们的便宜烈酒,他们肯定舍不得喝那十两银子一斤的烈酒!”
      
          听杨泽新说的好像有些道理,但秦大有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刚要开口,就听到了外面的敲门声。
      
          陆三过去把门打开,发现是一个穿着并不像下人的年轻公子站在门外,看着似乎有些眼熟,于是开口问道:“你找谁???”
      
          “杨公子在吗?”
      
          “进来吧!”
      
          杨泽新听到声音,直接开口道。
      
          “十二酒楼现在是什么情况?”
      
          待那年轻公子走进来,杨泽新问道。
      
          “回公子,十二酒楼今天中午对外免费……”
      
          说的跟陆三刚才讲的并无二致,杨泽新听到,又看了陆三一眼,非常满意:看来,他没有骗自己,他是真的决定跟自己走下去了……
      
          想到能把张十二身边的人拉到自己这边,杨泽新心里就十分开心。
      
          但是陆三听到两人的对话就非常震惊了,这才想起来为什么看着那年轻公子眼熟,因为他基本上每天都去“十二酒楼”,是酒楼的老顾客??!
      
          酒楼里的小二每次都会跟这年轻公子说上几句,没想到他竟然是杨泽新的人!
      
          想到这,陆三一阵后怕……
      
          幸亏今天张十二跟他在酒楼里没说什么,不然被他发现了不就露馅了?
      
          可怕??!
      
          “去的人多不多?”
      
          “多,简直太多了!”
      
          说到这,年轻公子感慨万千:“听说十二酒楼要免费之后,所有人都涌了进去,大厅里的座位很快就被坐满了。十二酒楼还有一个很奇怪的规定,桌子上坐满人之后,就把其他没有座位的人赶出来了,还把门给关上了!”
      
          “呵呵,他肯定也怕人太多,把他吃穷了吧……”
      
          杨泽新想到张十二那免费的混招,十分不屑,想了一下又问道:“那些人都有些什么想法?”
      
          这年轻公子看来是经常做这种事,经验也多,什么事情都打听了一遍,得意的说道:“公子,我确实找不少人问过,他们都是冲着免费去的,并且表示不会多花一分银子!说是有十两银子还不如来咱们家酒楼喝两斤烈酒呢!”
      
          杨泽新听到跟他预想的一模一样,当时就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最后不忘表扬那人道:“做的不错,我都记得,等这一阵忙完就给你奖赏。你现在再回去看看里面的情况吧!”
      
          “谢过公子!不过公子,现在好像进不去了,他们把人赶出来之后就关门了,想进也不让进了……”
      
          那年轻公子惋惜道。
      
          “这……”
      
          杨泽新也没想到张十二竟然怕到了那种地步,连人都不让往里进了,也属实太奇葩了些,就这样,他的酒楼必倒无疑!
      
          又是“哈哈”大笑两声,对那年轻公子摆了摆手,示意他先退下……
      
          …………
      
          屋里就剩了杨泽新、秦大有和陆三三个人,秦大有免不了对杨泽新一顿阿谀奉承,那跪舔的姿态,陆三听的都觉得恶心……
      
          但杨泽新还偏偏就吃这一套,被秦大有这么一吹,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了,感觉不要太好……
      
          陆三一看,他现在正在兴头上,眼珠一转就开始说道:“杨公子,之前对我的承诺还作数吗?”
      
          “闻香来一个月利润的一成?”
      
          “对!”
      
          “必须作数!闻香来能这么快就卷土重来,陆三兄弟功不可没,这个肯定作数!”
      
          杨泽新本来就以搞垮张十二为目的,现在不仅搞垮了,还能拿那么多钱,所以给陆三一些他并不心疼——九牛一毛嘛!
      
          “杨公子,小的是个粗人,并不懂那什么几成几成的说法,小的只想要些现银就好!”
      
          陆三小声说道。
      
          “喔?那你想要多少?”
      
          “一个月五千两!”
      
          “五千两?哈哈哈……你确定吗?”
      
          杨泽新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一阵捧腹大笑……
      
          杨泽新把陆三笑毛了,昨天张十二跟他说这个数字的时候,他还反问过,这么多的银子,杨泽新又不傻,怎么会答应?
      
          可是张十二就是一口咬定了这个价钱,让他直说就是——可是现在说了,杨泽新根本就不同意嘛!
      
          “是不是太多了,杨公子?”
      
          陆三小心翼翼的问道。
      
          “多?你知道昨天闻香来里有多少银子进账吗?”
      
          见陆三摇头,杨泽新一脸得意的说道:“三千多两!三千多两??!这还是第一天,以后会越来越多!你知道一个月能挣多少吗?你知道一个月利润的一成会有多少吗?”
      
          陆三再次摇了摇头,让杨泽新一阵气结,心里想着老子这是心情好,给你讲讲,你竟然听不懂——那就不怪老子不让你发财了!
      
          “你现在还想要五千两而不是一成?”
      
          听到这话,陆三是懂的,马上点头道:“公子,我就是个粗人,你说的那些我都不懂,我就想要五千两!”
      
          “…………”
      
          杨泽新像看大傻子一样看着陆三,最后无奈的摆手道:“好,五千两就五千两吧!”
      
          听到杨泽新这么爽快的答应了五千两的要求,陆三对张十二那个崇拜??!
      
          跟少爷比起来,我跟这姓杨的简直都是大傻子??!不过,他好像比我还要傻一些……
      
          杨泽新又转头对秦大有说道:“秦老爷,你也要五千两吗?”
      
          “不不不!”
      
          秦大有的头甩的那叫一个快,马上就拒绝了。
      
          “杨公子,老夫还是要一成!”
      
          说着还非常鄙夷的瞥了陆三一眼,心想下人就是下人,一点经济头脑都没有!哪里跟他一样,很快就算明白了!
      
          “闻香来”昨天就三千多两银子进账,按现在这个趋势下去,以后只多不少。就算是以第一天的进账来算,一个月就有十万多银子进账,那一成就是——一万多两银子??!
      
          最少一万多两跟五千两银子比起来,秦大有当然要这多的了!
      
          秦大有说完,杨泽新点了点头,颇为赞赏的说道:“秦老爷不愧为老江湖,在下佩服佩服??!”
      
          “杨公子过奖过奖呀!”
      
          看着两个人在那一顿不要脸的互吹,陆三心里万分鄙视:看来,大傻子还要再加一个秦大有,而且,他是傻子中的大傻子——太傻啦!
      
          等到两人互相吹完,陆三又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似是有什么话想说却不好意思说——陆三现在的表情可谓是得了张十二的真传,那货每次跟唐帝讲条件的时候就是这么贱兮兮的模样。
      
          唐帝每次都会上张十二的当,杨泽新自然也跑不了了,奇怪的看着陆三说道:“陆三兄弟,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就好了!”
      
          陆三这才笑了两声,对杨泽新说道:“杨公子,这个五千两……咱们能不能立个具体的字据?就比如每个月什么时候给呀,若是不给怎么办之类的,咱们再按个手印……杨公子你看好不好?”
      
          “…………”
      
          这个要求,杨泽新始料未及呀……
      
          眯着眼睛看了陆三一眼,然后问道:“你怎么想到要立字据呢?莫不是怕本公子还差你这五千两银子?”
      
          “不不不!杨公子多想了,陆三并不是这个意思!”
      
          说完这句,陆三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脸悲恸且幽怨的说道:“杨公子,不瞒你说,我这人自小就寄人篱下,很缺乏安全感……这次做出背叛张公子的事情来,以后怕是再也不能跟着他了,还可能会招来他的报复,小人心里惶恐至极……”
      
          说到这,陆三还挤了挤眼睛,还别说,影帝就是影帝,眼泪直接就流了出来:“所以小的决定这次事情完了之后,就买处宅子,在城里默默过完这一辈子……以后也没了生计,也就只能每个月到酒楼拿五千两银子。到时候年复一年,若是没有字据,小的实在是怕……”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那就是以后我自己混,若是没有白纸黑字的承诺,不放心??!
      
          听到这个原因,杨泽新才释然了不少,尤其是听到陆三说要跟张十二分道扬镳时,心里那个爽,美滋滋??!
      
          “好!既然陆三兄弟这么说了,本公子若是不答应岂不太不讲情面了?”
      
          说着,杨泽新叫下人拿来笔墨,又拿来印泥,开始按照陆三的要求写字据,写到五千两银子到期不给该怎么做的时候,杨泽新停下了,一脸玩味的看着陆三:“来,陆三兄弟,你说说若是我们给不起你银子,你想要我们怎么做呀?”
      
          陆三又是一阵扭扭捏捏,最后才说到:“若是那样的话……这酒楼就给小的?”
      
          说完之后又马上摇了摇头,不好意思的笑道:“杨公子不要当真,小的只是说着玩的……”
      
          “呵!若是到期不给银子这酒楼就给你,有何不敢!就这么写了……”
      
          在杨泽新看来,一个月五千两银子那简直是毛毛雨啊,有什么难的?所以这条件嘛,写上也用不到,怕什么?
      
          字据很快就写好了,两个人签字按手印,陆三拿着写好的字据,一脸的激动,连跟杨泽新道谢……
      
          看着他那虔诚的模样,杨泽新就特别想笑:小人物就是小人物,看看那点追求!
      
          又转头对着秦大有调侃道:“秦老爷,要不要本公子也给你立个字据呀?”
      
          “不用!”
      
          秦大有不屑的瞥了陆三一眼,大手一挥,十分豪迈的说道:“杨公子的为人,老夫信的过!若是人跟人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好!秦老爷果然豪爽!”
      
          杨泽新高兴的说道,陆三也不忘在一旁附和道:“是呀是呀,秦老爷闯荡江湖多年,阅历跟见识比我这粗人要强多了……”
      
          心里却在想着:呵呵,笑吧笑吧,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杨泽新情绪比较高涨,说着就让后厨去准备饭菜,打算邀请两人留下来喝一杯,但陆三推说要抓紧回去,以免张十二怀疑为由,直接离开了……
      
          而秦大有也借口有事离开了,因为他吃过这“闻香来”的菜,是真的难吃啊……